陳錦棠與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3-7-9 16:25:01 點擊數:
導讀: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9)穗中法民二初字第60號  原告:陳錦棠。  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河,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趙漢根,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9)穗中法民二初字第60號



 
 原告:陳錦棠。
  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河,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趙漢根,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錫海,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陳錦棠訴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雅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一案,本院于2009年6月2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9年8月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陳錦棠、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趙漢根、張錫海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陳錦棠訴稱:被告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公然違反中國證券監督委員會的監督條例,公開發布虛假信息欺騙股民。被告在2003年12月26日公開發表《董事會2003年度預盈提示公告》,以及在2004年3月24日公開發布《關于撤銷退市風險警示的公告》,造成原告多次高價買入該公司股票,結果該公司年度報告公布后,經中國證券監督委員會調查確認是虛假年報,查出結果是業績嚴重虧損,此情況造成該股票股價跳水式下跌,使原告資金造成重大損失,對原告的精神造成重大傷害。請求:1、被告賠償股價下跌造成損失額:253648.80元;2、賠償股票買入產生手續費、印花稅等損失1770.38元;3、當期利息損失及股票停牌時期產生的利息64365元;4、賠償訴訟費以及過堂產生的費用;5、賠償精神損失費,視乎對方態度而定。
  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答辯稱:一、原告提出的訴訟請求已過訴訟時效,應予以駁回。根據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證監罰字[2007]17號),中國證監會對被告的行政處罰作出及對外公布時間為2007年5月29日,且沒有發生訴訟時效中斷的事由,因此原告提出的訴訟請求已過訴訟時效,應予以駁回。二、原告在2004年3月19日前購入的股票不應列為本案索賠范圍內。根據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證監罰字[2007]17號),被告最早作出虛假陳述行為是在2004年3月19日(下稱“陳述日”)發布的2003年度報告,因此原告在2004年3月19日前購入的股票不受上述行為的影響,原告的有關交易不應列為本案索賠范圍內。三、原告理應知道股票買賣屬于高風險交易,交易風險應由交易雙方承擔而不應由被告承擔。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在我國的股票交易中,買賣股票實際是由持股者和買方通過交易所的交易平臺撮合而成,持股者和買方在交易平臺上達成買賣持股者手上股票的合同,并完成相應的股票交割手續。根據我國合同法意思自治原則,合同是否訂立完全決定于交易雙方,交易的風險也由雙方承擔,不應受到第三人的影響。而且,股票買賣屬于高風險交易,這是一個常識性的問題。因此,原告理應知道股票買賣屬于高風險交易,交易風險應由交易雙方承擔,而不應由被告承擔。四、根據1999年《證券法》,上市公司作為發行人須申請發行階段的信息披露不實承擔相關責任,但沒有規定上市公司在上市后為信息披露不實向第三人承擔民事責任。根據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證監罰字[2007]17號),被告最早作出虛假陳述行為是在2004年3月19日發布的2003年度報告,在法律適用上,本案應適用1999年7月1日正式施行的《證券法》(下稱1999年《證券法》)。根據1999年《證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發行人、承銷的證券公司公告招股說明書、公司債券募集辦法、財務會計報告、上市報告文件、年度報告、中期報告、臨時報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有重大遺漏,致使投資者在證券交易中受到損失的,發行人、承銷的證券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發行人、承銷的證券公司的負有責任的董事、監事、經理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以及第一百七十七條“依照本法規定,經核準上市交易的證券,其發行人未按照有關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有重大遺漏的,由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責令改正,對發行人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以上三十萬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上市公司在申請發起階段作為發行人,其和投資者之間的關系是買賣合同關系,故其應依法進行信息披露,如有信息披露不實,須承擔民事責任。但是上市后,其和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之間不存在合同關系,故1999年《證券法》沒有規定上市公司在上市后因信息披露不實需要向第三人承擔民事責任。因此,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根據1999年《證券法》,被告不應向原告承擔民事責任賠償及其際損失。五、從法律性質分析,原告的索賠要求是基于第三人分割債權理論而提出的,但此項理論在現行的《合同法》立法審議時已被刪除。按前述,1999年《證券法》沒有規定上市公司對信息披露不實承擔民事責任。而且股票買賣屬于高風險交易,被告的信息披露不實和原告之間的買賣股票損失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原告應自主決定自己的投資行為,承擔投資行為的風險。如果認為被告的信息披露不實和原告的股票買賣有必然關系,并應由被告對買賣的損失承擔責任。那么,等于在合同法制度中確立第三方分割債權的制度。但此項理論在現行的《合同法》立法審議時已被刪除。因此,即使將原告的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被告不應承擔原告因股票交易產生的損失。六、被告不應承擔原告因證券市場風險所導致的股票交易損失。即使將原告的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鑒于股票交易屬于高風險交易,其股價受到包括證券市場系統等因素的影響,在2004年至2005年兩年間,剛好A股股市下跌階段,即熊市階段,所有股票的股價均泥沙俱下,大幅度下跌,因此,粵美雅在此期間的股價下跌不能僅僅歸究于被告的信息披露不實的原因,而是受到整個證券市場環境的影響。因此,原告應自行承擔證券市場系統風險,被告不應承擔其因證券市場系統風險所導致的股票交易損失。七、原告進行高拋低吸產生的收益應在其主張的實際損失中扣減。即使將原告的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由于原告提供的交易記錄不完整,不能反映全部交易記錄,如原告間進行高拋低吸,并獲得正收益,被告認為此項收益應在原告主張的實際損失中扣減,法院不應予以支持。八、按照被告的股權分置方案,原告獲得非流通股股東送股收益的應在其主張的實際損失中扣減。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根據2008年9月24日經股東大會通過的股權分置方案“除廣弘公司之外的其他非流通股股東將共計21605809股支付給流通股股東,即流通股股東每10股將獲非流通股股東支付1股對價股份”。意味著原告可以每10股獲得1股股份的收益,該項收益理應在其主張的實際損失中扣減。九、印花稅及傭金應按投資差額損失部分計算,不應按股票的成交額計算。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原告主張的印花稅及傭金是按照股票交易記錄的印花稅及傭金(手續費),此種計算方法是按照股票的成交額來計算,并不合理,應該按照原告的實際投資差額損失部分來計算。十、從2005年5月25日2005年7月28日期間加權平均價應為1.14元,非1.13元。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根據粵美雅股票在2005年5月25日2005年7月28日的行情數據計,粵美雅股票的換手率達101.6%,加權平均價為1.14元,非被告所稱的1.13元。十一、原告于2005年12月30日以1.16元賣出60000股,應以1.16元計算實際投資損失差額,根據原告提供的交易記錄,原告在2005年12月30日以1.16元賣出60000股,因此原告的實際損失應根據1.16元計算投資損失差額。十二、被告恢復上市在際,原告至今仍持有股票,不存在任何實際損失。即使將原告有關交易列入索賠范圍,股票的實際損失來源于股票持有者在賣出后,因與購入成本形成差額而造成的,但是原告至今仍持有股票,不存在賣出行為,因此不存在有實際損失。而且一旦被告恢復上市在扣除前述提及的系統風險損失、高拋低吸收益、股權分置收益后,原告非但沒有實際損失,還稍有盈利。因此,原告的實際損失并不存在。綜上所述,原告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請求法院依法審理,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訴訟費用由原告承擔,以維護被告的合法權益。

  經審理查明:廣東鶴山毛紡織總廠于1992年7月5日經廣東省企業股份制試點聯審小組、廣東省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以粵股審(1992)48號文批準改組為廣東(鶴山)美雅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6月10日經廣東省證券委員會粵證委發(1993)002號文及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簡稱中國證監會)證監發審字[1993]56號復審同意批準為公眾股份公司,在深圳市證券交易所發行A股,證券代碼000529,名為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本總額396515872股,流通股份為216058090股,未經股權分置改革。由于粵美雅2003年、2004年、2005年連續三年虧損,2006年5月15日被深圳證券交易所暫停上市。被告美雅公司已于2009年9月11日恢復上市,公司證券簡稱由“*ST美雅”變更為“廣弘控股”。
  2003年12月26日,美雅公司發布《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2003年度預盈提示公告》,該公告內容為“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公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對公眾的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負連帶責任。由于年內毛毯行業呈恢復性增長勢頭,本公司2003年產銷量較上年同期大幅增長,新產品比例提高,加上第四季度產品價格上揚,本公司業績好轉,預計本公司2003年度實現盈利。敬請廣大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2004年3月19日,美雅公司發布《廣東美雅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度報告》,該報告載明美雅公司于2003年度扭虧為盈,凈利潤為587.13萬元。2004年10月28日,美雅公司發布《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第三季度報告》,該報告載明美雅公司2004年1-9月凈利潤為142.5萬元。2005年3月25日,美雅公司發布《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業績預告修正公告》:預計美雅公司2004年1月1日2004年12月31日期間的業績虧損。2005年4月30日,美雅公司發布《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于證監會廣東監管局下達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公告美雅公司體內涉嫌信息披露違規被中國證監會廣東監管局立案調查。
  2007年6月21日,美雅公司公布受中國證監會處罰的證監罰字(2007)1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該決定書認為:“……美雅集團(即被告,下同)存在以下違法行為:一、2003年年度報告虛構利潤(一)、通過虛增非經常性損益虛增2003年利潤110675160.25元……(二)、未及時調整價差收入導致虛增2003年利潤57250031.37元……二、通過報表調節方式虛增2004年上半年及前三季度利潤。在2004年年度報告中虛增利潤63769900元,在2004年第三季度財務報告中虛增利潤91848409.46元……美雅集團的上述行為違反了原《證券法》第五十九條所述‘公司公告的股票或公司債券的發行和上市文件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第六十條關于中期報告、第六十一條關于年度報告的規定,構成了原《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所述‘未按照有關規定披露信息,或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有重大遺漏行為’”,決定對被告美雅公司及當時董事長馮國良等予以處罰。被告美雅公司主張中國證監會作出的上述《行政處罰決定書》于2007年5月29日已印發。
  被告美雅公司的流通股份總量為216058090股,在虛假陳述行為被揭露后,被告恢復上市交易的第一個交易日為2005年5月25日。而從該天算至2005年7月28日,期間46個交易日內,被告的股票在證券市場內成交量已達219506573股。庭審中,原、被告均確認被告發布公告公布其被中國證監會立案偵查之日,即2005年4月30日為證券虛假陳述行為的揭露日,確認2005年7月28日是投資差額損失計算的基準日。
  原告主張基準價是46個交易日的平均收盤價為1.13元,被告美雅公司認為加權平均收盤價為1.14元。經核實,被告美雅公司自2005年5月25日2005年7月28日期間的日均收盤價為1.13元。
  根據被告美雅公司的申請,本院前往深圳市證券交易所調取了原告2000年至2009年的證券交易記錄,原、被告對本院調取的證券交易記錄均無異議。根據上述交易記錄的記在,本案原告曾于2004年2月26日以均價4.06元買入美雅公司股票20000股,4月14日以均價3.81元買入19260股,4月30日以均價3.6元買入20000股,6月10日以均價3.16元買入20000股,7月16日以均價2.92元買入800股,11月24日以均價2.86元買入20000股,2005年3月9日以均價2.69元買入10000股,12月30日以1.16元均價買入60000股,2006年2月7日以均價1.08元賣出60000股。
  原告陳錦棠于2009年6月19日向本院遞交起訴文書,,本院于2009年6月22日立案受理。
  本院認為:原《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1999年7月1日起施行)第六十三條規定,“發行人、承銷的證券公司公告招股說明書、公司債券募集辦法、財務會計報告、上市報告文件、年度報告、中期報告、臨時報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有重大遺漏,致使投資者在證券交易中遭受損失的,發行人、承銷的證券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一條第一款也規定,“發起人、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對其虛假陳述給投資人造成的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中國證監會對被告美雅公司作出的證監罰字(2007)1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載明:“……美雅集團(即被告,下同)存在以下違法行為:一、2003年年度報告虛構利潤(一)、通過虛增非經常性損益虛增2003年利潤110675160.25元……(二)、未及時調整價差收入導致虛增2003年利潤57250031.37元……二、通過報表調節方式虛增2004年上半年及前三季度利潤。在2004年年度報告中虛增利潤63769900元,在2004年第三季度財務報告中虛增利潤91848409.46元”,美雅公司披露的2003年、2004年年度報告中存在虛假記載的事實,已為上述《行政處罰決定書》所查明,被告美雅公司應當對投資人因此造成的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關于本案的訴訟時效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五條關于“投資人對虛假陳述行為人提起民事賠償的訴訟時效期間,適用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五條的規定,根據下列不同情況分別起算:(一)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或其派出機構公布對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處罰決定之日;(二)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其他行政機關以及有權作出行政處罰的機構公布對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處罰決定之日;(三)虛假陳述行為人未受行政處罰,但已被人民法院認定有罪的,作出刑事判決生效之日。因同一虛假陳述行為,對不同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兩個以上行政處罰;或者既有行政處罰,又有刑事處罰的,以最先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公告之日或者作出的刑事判決生效之日,為訴訟時效起算之日”的規定,本案的訴訟時效應自中國證監會對被告美雅公司的處罰決定公布之日起計算。被告美雅公司主張中國證監會作出的上述《行政處罰決定書》于2007年5月29日已印發,應自該日起計算本案的訴訟時效期間,然被告直至2009年6月21日才公布了中國證監會對其虛假陳述行為進行處罰的處罰決定書,原告也是自該日才知道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故本案的訴訟時效期間應自被告美雅公司公布處罰決定書之日——2009年6月21日起計。原告陳錦棠是在2009年6月19日向本院提起訴訟的,故原告的起訴并未超過法定的訴訟時效期間,被告關于原告的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期間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美雅公司虛假陳述行為實施日如何確定的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人民法院受理投資人提出的虛假陳述賠償糾紛案件,是以行政機關的行政處罰決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為前置程序。原告是依據中國證監會對被告美雅公司作出的證監罰字(2007)1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來提起本案訴訟的。中國證監會對被告美雅公司作出的證監罰字(2007)1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中只是認定美雅公司發布的2003年年度報告、2004年年度報告中存在虛增利潤等虛假陳述行為,并未作出被告美雅公司于2003年12月26日發布的預盈公告屬于證券虛假陳述行為的認定和處罰,故本案中,應當以2004年3月19日即2003年報公布之日為美雅公司虛假陳述行為的實施日。原告主張以被告2003年12月26日發布預盈公告之日為美雅公司虛假陳述行為的實施日的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八條規定,“投資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虛假陳述與損害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一)投資人所投資的是與虛假陳述直接關聯的證券;(二)投資人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買入該證券;(三)投資人在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賣出該證券發生虧損,或者因持續持有該證券而產生虧損”。根據此規定,只有在2004年3月19日及以后,至2005年4月30日之前買入被告美雅公司的股票,且在2005年4月30日及以后賣出或持有該股票而產生的損失,才與美雅公司虛假陳述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有權利向被告美雅公司主張賠償。原告在2004年3月19日2005年4月30日期間買入被告美雅公司的股票,在2005年4月30日以后因賣出或持續持有而發生的虧損,與被告美雅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有權要求被告美雅公司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條的規定賠償損失。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九條第(四)項的規定,如果損失或部分損失是由證券市場系統風險等其他因素所導致時,虛假陳述與損害后果之間就不存在因果關系。證券市場中,雖然個股在短時間內不受股指波動的影響是有可能的,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個股不可能不受股指波動影響。眾所周知,從2001年到2005年,是我國股票市場長達五年的大熊市,大盤的跌幅巨大。美雅公司的股票在2004年至2005年間的價格不斷下跌,不可能沒有大盤風險的影響,完全否定系統風險的存在是不客觀的。市場實踐表明,大盤指數能夠在相當程度上反映出系統風險,故本院選擇以深圳成份指數為標準,計算系統風險所致的損失額。
  根據上述時間點的確定,結合原告買賣被告股票的交易記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的規定,經本院計算,原告的實際損失為196032元(包括投資差額損失、印花稅、傭金和利息),參照深圳成份指數扣除系統風險所致的損失額54090元,原告應得到的賠償總額為141942元。(投資差額損失、印花稅、傭金、利息以及系統風險所致損失額的具體計算,詳見本判決書附表)
  綜上所述,原告的部分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原《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1999年7月1日起施行)第六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陳錦棠141942元;
  二、駁回原告陳錦棠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6097元,由被告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負擔2706元,原告陳錦棠負擔3391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徐 煒
代理審判員  李 靜
代理審判員  袁 方
二OO九年十二月 十一 日
書 記 員  李振鵬

 

上一篇:何覺敏與北海銀河高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等虛假陳述案判決書 下一篇:陳祖靈與潘海深證券內幕交易賠償糾紛判決書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