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新規重磅落地 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財富夢將碎

  發布時間:2018-08-10 09:28:26 點擊數:
導讀:如果這次退市新規沒有增加“涉及公共安全”這條,想讓長生生物退市,就要通過重組上市造假和重大信披違規入手,但是找到造假和信披違規的證據不確定性很大,也很難。中國內地資本市場正迎來一場重大變化,監管層籌謀多



       如果這次退市新規沒有增加“涉及公共安全”這條,想讓長生生物退市,就要通過重組上市造假和重大信披違規入手,但是找到造假和信披違規的證據不確定性很大,也很難。



      中國內地資本市場正迎來一場重大變化,監管層籌謀多年的退市制度改革近期有實質突破。

7月27日晚,證監會發布《關于修改的決定》(下稱《新退市意見》),明確上市公司構成涉及公共安全、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五大重大違法行為,證券交易所應當嚴格依法作出暫停、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決定的基本制度要求。

       與此同時,此前取名長生生物的上市公司“ST長生”恐怕很快將名不副實。這家借殼上市不足三年的公司很可能因新規而面臨被強制退市,從而不得“長生”。

       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退市新規實施后,長生生物(002680.SZ,現ST長生)退市應當是大概率事件。

       該人士稱,如果這次退市新規沒有增加“涉及公共安全”這條,想讓長生生物退市,就要通過重組上市造假和重大信披違規入手,但是找到造假和信披違規的證據不確定性很大,也很難。

        業界多位人士甚至認為,證監會最新出臺的退市新規,或是為長生生物“量身定制”。

        隨著疫苗事件調查不斷公布最新進展,長生生物涉嫌違規生產、編造生產檢驗記錄、銷毀證據等觸目驚心的真相逐步浮出水面。7月29日晚,長春市長春新區公安分局通報,該局以涉嫌生產、銷售劣藥罪,對長春長生(ST長生子公司)董事長高俊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向檢查機關提請批準逮捕。

7月31日,該公司發布公告稱,目前公司董事長和部分高管無法正常履職。該公司處于停產狀態,公司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及子公司產業園也已暫停。同時,公司及子公司銀行賬戶皆被凍結。在市場人士看來,這是長生生物進一步暴露市場風險的體現。

        8月3日,ST長生再度跌停,收報8.21元/股,市值跌至79.94億元,相比高峰期市值縮水超過70%。因股價持續下跌,且存在退市風險,已有兩家基金公司將其估值調到0元。

       隨著相關監管制度的明確,長生生物可能被強制退市的猜測,大有逐漸變成現實的趨勢,引發市場進一步關注和相關投資者擔憂。

      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厲健對《財經》記者表示,《新退市意見》對今后證券市場將會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長生生物事件是退市新規出臺的“加速器”,長生生物涉嫌公共安全、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行為或重大信息披露違法,理應強制退市。

       《財經》記者接觸的多位證券和法律界人士,亦持有類似看法。但也有不愿具名的機構投資者認為,長生生物退市將涉及2萬多機構和個人投資者的切身利益,若無扎實法規和事實依據,且嚴格履行程序,也容易引發新的爭議,因此即使其適用于退市新規,也應當在證據充分、信息透明、程序合規的情況下進行,不應搞運動式監管執法。

       對于所有長生生物的投資者而言,這家公司的股票無疑已經進入高風險區,如何避免或減少損失,取決于股東們的決策和行動。據7月10日的最新統計,還有2萬多名普通投資者參與其中。

按照厲健的解讀,退市新規出臺后,預計會有一批類似長生生物的涉嫌重大違法的上市公司可能會被暫停或終止上市。


       對于所有長生生物的投資者而言,這家公司的股票無疑已經進入高風險區。圖/視覺中國

劍指公司重大違法

       相對于此前滬深兩市發布的《強制退市修訂意見稿》條件主要集中在IPO、重組、年報中存在虛假記載等一系列財務指標,證監會公布的《新退市意見》,增加了“公司嚴重侵害群眾利益”等細化情景的退市新規。

       接近監管層的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此次公布的退市新規,特意新增涉及公共安全這條也是有諸多考慮。此前退市,相關法律威懾力不夠,執行也不嚴,有多方原因。現在算是“沒有法律創造法律”。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臧小麗對《財經》記者表示,退市新規主要內容是完善了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主要情形。在退市規則修訂之前,重大違法強制退市主要針對欺詐發行、重大信息披露違法這兩種情況,而像長生生物這樣,違規情節是疫苗造假,并不屬于舊法所列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兩種情形。

       臧小麗認為,證監會此次修訂的新規,擴大了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情形。

證監會表示,這次對退市制度的修改完善,對于進一步健全資本市場功能,增強市場主體活力,塑造理性投資文化,形成優勝劣汰的良好機制具有重要意義。

      新華社7月27日報道稱,長春長生為降低成本、提高狂犬病疫苗生產成功率,違反批準的生產工藝組織生產,個別批次產品使用超過規定有效期的原液生產成品制劑,虛假標注制劑產品生產日期,生產結束后的小鼠攻毒試驗改為在原液生產階段進行。

      藥品監管部門對長春長生公司進行飛行檢查時,公司為掩蓋事實,對內部監控錄像儲存卡、部分計算機硬盤進行了更換、處理,銷毀相關證據。

       截至7月29日,公安機關依法對長春長生公司董事長高俊芳等18名涉嫌犯罪人員刑事拘留,凍結涉案的企業賬戶、個人賬戶。

       “長生生物的問題屬‘重大違法’的范疇,不僅僅局限于違反《證券法》的信披違法行為;對違反《藥品管理法》《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存在重大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上市公司,應強制退市。”中央財經大學預防金融證券犯罪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許浩對《財經》記者表示,公共利益則是指能夠滿足一定范圍內所有人生存、享受和發展的、具有公共效用的資源和條件。長春長生的行為已經嚴重危害到公眾的人身健康安全,屬于危害公共利益。

助推退市常態化

      在業界看來,中國A股市場退市制度形同虛設。據統計,目前A股市場退市率低,不足歐美成熟資本市場的十分之一;每年撤銷ST的上市公司中,不乏通過借殼上市或資產置換、獲取非經常性收益等方式實現摘帽的。

       針對上述問題,近年來,監管層開始完善相關退市制度。

今年3月份,證監會修改《關于改革完善并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主要集中在強化證券交易所的一線監管職能,由交易所制定具體實施規則,明確上市公司因重大違法暫停上市、終止上市的標準、程序等事項。

      滬深兩市隨后在《強制退市修訂意見稿》中,完善了上市公司首發上市和重組上市中的欺詐發行、年度報告規避財務指標退市重大違法行為、日常信息披露重大違法行為情景。

厲健對《財經》記者表示,之前的退市意見,局限于欺詐上市和重大信披違法,威懾力有限,導致一些聲名狼藉的上市公司繼續留在股市為非作歹;證監會新修訂的退市意見,屬于“亮劍出鞘,威力十足”,長生生物事件是退市新規出臺的“加速器”。新修訂的退市新規,對證券市場將會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今年以來,在嚴格執行退市制度的基礎上,已有5家上市公司被強制退市或處于退市程序中。業界普遍認為,退市常態化將成為大勢所趨。

      7月27日的退市新規,還進一步明確了退市制度實施主體,即證券交易所。新規明確,證券交易所應當制定上市公司因重大違法行為暫停上市、終止上市實施規則。

      交易所的這一作用正在逐漸發揮。深交所近日稱,一直以來,深交所嚴把重大違法退市執行關,對觸及退市條件的公司堅決予以退市。據悉,2017年,深交所依法對欣泰電氣作出股票終止上市決定,并順利實施先行賠付工作,欣泰電氣成為首家因欺詐發行被強制退市的公司;2018年,深交所先后對因涉嫌犯罪被中國證監會移送公安機關的金亞科技、雅百特依法啟動強制退市機制,為推進退市工作市場化、法治化、常態化積累了經驗,提供了借鑒。

       深交所還在近期對外表示,未來切實擔負起一線監管法定職責,履行退市主體責任,嚴把退市制度執行關,特別是對于嚴重危害市場秩序,嚴重侵害群眾利益,造成重大社會影響的重大違法公司,堅決做到“出現一家、退市一家”,不姑息,零容忍。

       前述“出現一家、退市一家”的表述相當嚴厲,有券商分析認為,未來監管層將加大對財務狀況嚴重不良、長期虧損、“僵尸企業”等符合退市財務指標企業的退市執行力度,以往通過財務報表的包裝來留在A股市場的 ST 或是*ST企業,以及處于暫停上市階段謀求恢復上市的企業的難度將加大。

多家券商分析認為,短期來看,在退市新規強調重大違法行為的情況下,部分存在影響公共安全或者公眾健康安全行為的上市公司將面臨較大的調整壓力。

       知名證券維權律師、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國華也對《財經》記者表示,“退市新規對重大違法行為作出全面規定,有利于上市公司在法治的軌道上運行,盡量做到依法治市。證券市場由‘信用市場’進一步升級到‘法治市場’,無疑對證券市場的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ST長生恐難長生

      業界一個共識是,在退市新規出臺后,ST長生很可能受新規影響而退市。

     按照證監會有關退市新規,結合已經披露的公司涉嫌違法行為,ST長生可能被強制退市,已被越來越多業內人士認為是大概率事件。

      厲健認為,長生生物案是退市新規出臺的“加速器”,退市新規的“補丁”打得很好、很及時。在他看來,長生生物被強制退市是大概率事件,該公司很可能因涉嫌公共安全、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行為或重大信息披露違法被退市。

        臧小麗律師分析稱,“結合長生生物子公司疫苗造假的情節,已經涉嫌生產銷售劣藥罪,疫苗安全涉及到幾乎每一個家庭,已然達到了對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標準。長生生物在深交所退市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涉嫌公共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ST長生還涉嫌在借殼上市過程中進行財務造假。《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判決書顯示,長生生物被經銷商指控在2015年借殼上市時業績造假。

判決書顯示,2015年1月1日,長生生物與山東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山東兆信”)簽訂《商業合作協議書》,約定長生生物公司指定山東兆信為其商業經營合作機構。協議簽訂之后,長生生物向山東兆信提供了貨物,但后者卻并未向前者按時付款,雙方于是對簿公堂。

       在法庭上,山東兆信一方指出,對欠付長生生物貨款的事實沒有異議,但是對欠付貨款的具體數額有異議,因為“(商業合作)協議是我們為了配合長生生物做上市公司業績簽訂的,價格和供貨產品品種均沒有按照協議實際履行”。

       山東兆信在一審中敗訴,隨后提起上訴,二審時撤銷了原審判決并要求重審,如今該案尚未開庭審議。

       2015年長生生物與山東兆信簽訂商業合作協議書時,公司尚未借殼上市。長生生物在2015年7月份發布了重組草案,并在2015年12月借殼黃海機械上市。

      如果山東兆信的指控屬實,這就意味著長生生物在借殼上市前就存在粉飾業績的行為,涉嫌造假上市。

      高俊芳家族此前將長生生物私有化的過程,也備受外界爭議。

       多位接受《財經》記者采訪的長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春生物研究所”)退休員工透露,現年64歲的高俊芳并無特殊背景,她出身于長春普通農村家庭,在中專畢業后即進入長春生物研究所,最開始的職務是所里會計科的一位職員。

       至少三位曾在長春生物研究所和高俊芳同事過的退休員工向《財經》記者強調,高俊芳之所以在該所提拔很快,源于與該所時任所長張嘉銘的“好關系”。

      目前,高俊芳、其夫張友奎、其子張洺豪共計持有ST長生33.70%的股權,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7月25日,長春市國資委辦公室有關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國資委已在調查了解當年一筆涉及長生生物股權轉讓給高俊芳一事,目前尚無法透露進展情況。

索賠前路多艱

       盡管退市制度在日臻完善,但在當前退市制度下,投資者索賠仍是一項難題。以長生生物為例,該公司退市一旦啟動,參與其中的機構和投資者將面臨損失。依據現有法律法規,投資者的索賠訴訟周期可能長達兩三年。

      根據最新公告,長生生物目前總股本為9.74億股,其中流通股4.04億股,限售股5.7億股。2017年報顯示,公司前十大股東合計持有7.1億股,約占總股本的73%。

      目前持有ST長生股權的,除了公司大股東,還有在二級市場買入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計劃等機構、普通投資者,以及接受長生生物大股東股權質押的興業證券等機構。

      公募基金在今年二季度已大批減持長生生物。根據公募基金公司近期發布的中報,截至6月30日,將長生生物加入重倉股的基金僅剩兩只,一只為易方達生物科技A,為指數基金;另一只為東方利群混合,為東方基金旗下的混合型基金。兩家基金分別持有10萬股和35萬股,持股市值分別為222.9萬元和736.7萬元(按照6月末長生生物股價計算)。

      與今年一季度相比,公募基金持股數量和市值均大幅減少九成以上。

      相對于公募基金提前減倉,為長生生物提供大筆質押的興業證券則沒有這么幸運。

7月24日晚間,興業證券發布公告,披露了長生生物股權質押詳情。目前興業證券分別為該公司股東虞臣潘、張洺豪質押0.11億股和1.67億股,待購回金額為0.45億元和6.3億元。這意味著,目前,興業證券累計為長生生物大股東質押融資6.75億元。其中,張洺豪目前為長生生物副董事長,也是該公司董事長高俊芳之子。虞臣潘目前為公司第一大流通股東。

      《財經》記者按照待購回金額和實際質押股份數量計算,虞臣潘的股權質押均價約為4.09元/股,張洺豪的質押均價為3.77元/股。

        粗略估算,興業證券質押給張洺豪的6.3億元,預警線按照150%計,預警價格為5.65元/股;平倉線按照130%計,平倉價格為4.90元/股。截至8月3日,長生生物收盤價為8.21元/股,上述質押尚處于安全區間內。但其跌破上述安全區間已被認為是大概率事件。近日,天弘基金等機構已將ST長生的估值調整為0元。

     “我們避開了樂視網,卻在長生生物上躺槍了。”興業證券相關負責人回復《財經》記者時稱,公司對長生生物的質押屬于正常的合法合規的股權質押業務。資本市場業務風險大的特性,這幾年暴露無遺。公司一方面要加強風控,另一方面也有運氣成分。

       除上述機構,還有2萬多名普通投資者參與其中。根據長生生物最新公告,截至今年7月10日,該公司股東總戶數為24817戶,較一季度末的18213戶增加6000多戶,這些在二季度買進的中小投資者大部分在今年二季度高位接盤。

       今年二季度,長生生物最高股價達到29.99元,創下上市以來的股價新高。當季股價均價高達23.9元。如果ST長生退市,這些高位接盤的投資者可能將血本無歸。

       對于這些投資者而言,其未來或冀望于向ST長生索賠。7月31日,臧小麗律師告訴《財經》記者,她已經開始受理長生生物股票投資者的索賠預先登記,待證監會調查程序結束,出具正式的處罰決定書,她就會啟動正式索賠訴訟。

       此前,律師厲健與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律師宋一欣已開始向長生生物投資者發起索賠登記。

臧小麗表示,投資者參與索賠所要經歷的法律程序,不管是退市公司還是非退市上市公司,都是同樣的,所適用的法律規則也是同樣的。

       臧小麗將有望獲賠的投資者的范圍暫定為:2017年10月27日-2018年7月22日期間買入長生生物股票,且在2018年7月23日之后賣出或繼續持有的受損投資者。“結合實踐中法院正在處理的其他類似案件,這類案件常見的訴訟周期是在兩三年左右。”

“長生生物涉嫌造假上市一旦被坐實,受損投資者有望擴大索賠范圍。”7月30日,厲健對《財經》記者表示。

      按照深交所的《股票上市規則》,一旦一家上市公司被確定退市,將進入為期30個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對于普通投資者而言,這一階段將是投資者止損出局的最后交易機會。

退市新規出臺后,《財經》記者多次撥打長生生物有關部門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符合索賠登記條件的ST長生投資者應當準備的材料如下:

      1、 買賣長生生物(ST長生,002680)股票的對賬單原件。

      對帳單原件要加蓋證券公司營業部印章,從投資者第一筆買入長生生物股票開始,現在還持有這只股票的投資者必須打出股東庫存股的情況。

      2、身份證復印件;

      3、證券公司營業部出具的證券開戶確認單;(對賬單上如能打出身份證號碼,可不提供開戶確認單)

      4、另附上投資者的聯系電話、地址及郵編。

    律師收到以上資料后,首先將免費為提供材料的投資者確定是否符合條件,并計算是否存在損失。如果投資者符合起訴條件的,律師將提供進一步準備起訴的材料給投資者。

附:長生生物(ST長生,002680)投資者維權律師聯系方式

聯系人:臧小麗律師

電話:010-57128755

手機:13810949725(可加微信)、13651133135(微信已滿)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股東維權網

網址:www.67544751.buzz

單位名稱: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四環中路76號大成國際中心C座6層


上一篇:疫苗造假后10個跌停板、退市風險升級 長生2萬股民何去何從 下一篇: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高俊芳、張晶等18名責任人員)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