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撫鋼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和《市場禁入決定書》的公告

  發布時間:2019-12-30 09:59:34 點擊數:
導讀:證券代碼:600399證券簡稱:ST撫鋼公告編號:臨2019-054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和《市場禁入決定書》的公告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公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不存在虛假記

證券代碼:600399       證券簡稱:ST撫鋼       公告編號:臨2019-054

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

和《市場禁入決定書》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公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并對其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承擔個別及連帶責任。

2018年3月21日,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沈稽局調查通字[2018]251號)。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詳見公司于2018年3月22日披露的《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臨2018-010)。

2019年7月8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9]87號)。詳見公司于2019年7月9日披露的《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的公告》(臨2019-029)。

2019年12月26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 147號)和《市場禁入決定書》([2019] 24號)。現將相關內容公告如下:

當事人: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撫順特鋼),趙明遠,董事,孫啟,單志強,張曉軍,王勇,姜臣寶,孔德生,劉偉,邵福群,王朝義,高炳巖,董學東,魏守忠,徐德祥,樸文浩,張玉春,周建平,張洪坤,張鵬,姚殿禮,伊成貴,趙彥志,李延喜,高巖,邵萬軍,劉彥文,張悅,武春友,趙振江,徐慶祥,劉振天,鄂成松,孫立國,崔鴻,李茂黨,張力,趙光晨,唐麗,趙明銳,國長虹,李剛,單永利,王紅剛,權日純。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撫順特鋼違法違規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應當事人國長虹的要求,我會于2019年9月3日舉行了聽證會,聽取了國長虹的陳述和申辯。當事人趙光晨、邵萬軍進行了陳述和申辯,但未要求聽證。其他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撫順特鋼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中披露的期末存貨余額存在虛假記載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撫順特鋼通過偽造、變造原始憑證及記賬憑證、修改物供系統、成本核算系統、財務系統數據等方式調整存貨中“返回鋼”數量、金額,虛增涉案期間各定期報告期末存貨。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撫順特鋼累計虛增存貨1,989,340,046.30元,其中2010年虛增存貨71,002,264.3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11%;2011年虛增存貨487,921,246.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6.22%;2012年虛增存貨559,851,922.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5.56%;2013年虛增存貨184,446,258.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60%;2014年虛增存貨185,060,636.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59%;2015年虛增存貨163,090,290.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26%;2016年虛增存貨186,675,886.00元,虛增存貨數額占當年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51%;2017年1月至9月虛增存貨151,291,544.00元,2017年1月至9月虛增存貨占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期末總資產的1.20%。

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披露的期末存貨余額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二、撫順特鋼2013年至2014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期末在建工程余額存在虛假記載

2013年至2014年,撫順特鋼通過偽造、變造原始憑證及記賬憑證等方式虛假領用原材料,將以前年度虛增的存貨轉入在建工程,虛增2013年至2014年年度報告期末在建工程。2013年至2014年間累計虛增在建工程1,138,547,773.99元,其中2013年虛增在建工程742,930,278.00元,2014年虛增在建工程395,617,495.99元。

撫順特鋼2013年至2014年年度報告披露的期末在建工程余額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三、撫順特鋼2013年和2015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期末固定資產余額存在虛假記載

2013年和2015年,撫順特鋼通過偽造、變造記賬憑證及原始憑證等方式將虛增的在建工程轉入固定資產,虛增2013年和2015年年度報告期末固定資產,2013年和2015年累計虛增固定資產841,589,283.99元,其中2013年虛增固定資產490,692,688.00元,2015年虛增固定資產350,896,595.99元。

撫順特鋼2013年和2015年年度報告披露的期末固定資產余額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四、撫順特鋼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中披露的固定資產折舊數據存在虛假記載

2014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撫順特鋼將虛增后的固定資產計提折舊,虛增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期末固定資產折舊額,2014年至2017年9月累計虛增固定資產折舊87,394,705.44元,其中,2014年虛增固定資產折舊14,381,330.42元,2015年虛增固定資產折舊18,174,433.94元,2016年虛增固定資產折舊31,336,537.76元,2017年1月至9月虛增固定資產折舊23,502,403.32元。

撫順特鋼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披露的固定資產折舊數據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五、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中披露的主營業務成本數據存在虛假記載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撫順特鋼通過偽造、變造記賬憑證及原始憑證、修改物供系統、成本核算系統、財務系統數據等方式調整存貨中“返回鋼”數量、金額,將應計入當期成本的原材料計入存貨,導致涉案期間少結轉主營業務成本1,989,340,046.30元,其中2010年少計71,002,264.30元,2011年少計487,921,246.00元,2012年少計559,851,922.00元,2013年少計184,446,258.00元,2014年少計185,060,636.00元,2015年少計163,090,290.00元,2016年少計186,675,886.00元,2017年1月至9月少計151,291,544.00元。

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披露的主營業務成本數據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六、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中披露的利潤總額存在虛假記載

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撫順特鋼通過虛增存貨、減少生產成本、將部分虛增存貨轉入在建工程和固定資產進行資本化等方式,累計虛增利潤總額1,901,945,340.86元。其中2010年虛增利潤總額71,002,264.30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175.87%,撫順特鋼在2010年年度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1年虛增利潤總額487,921,246.00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1322.84%,撫順特鋼在2011年年度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2年虛增利潤總額559,851,922.00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1794.71%,撫順特鋼在2012年年度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3年虛增利潤總額184,446,258.00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597.16%,撫順特鋼在2013年年度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4年虛增利潤總額170,679,305.58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245.22%,撫順特鋼在2014年年度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5年虛增利潤總額144,915,856.06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的67.94%;2016年虛增利潤總額155,339,348.24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當期利潤總額(追溯調整前)的130.40%,撫順特鋼在2016年年度報告(追溯調整前)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2017年1月至9月虛增利潤總額127,789,140.68元,虛增利潤總額占公開披露的2017年1月至9月利潤總額的158.50%。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披露的利潤總額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

時任董事長趙明遠,時任董事長董事,時任董事長、董事、總經理孫啟,時任總經理單志強,時任總經理張曉軍在任職期間內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時任財務總監王勇同時作為會計工作負責人及會計機構負責人,時任財務總監、董事姜臣寶同時作為會計工作負責人及會計機構負責人在任職期間內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時任董事徐德祥、趙彥志、李延喜、高巖、周建平、姚殿禮、劉偉、樸文浩、張鵬、邵福群、王朝義、高炳巖、董學東、魏守忠、張玉春、張洪坤、伊成貴、邵萬軍、劉彥文、張悅、武春友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時任監事張力、唐麗、國長虹、李剛、趙明銳、單永利、王紅剛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時任副總經理趙振江、徐慶祥、李茂黨、劉振天、鄂成松、孫立國、崔鴻,時任董事會秘書孔德生,時任總法律顧問趙光晨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上述違法事實,有詢問筆錄、當事人提供的情況說明、相關財務憑證、撫順特鋼各系統的數據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我會認為,撫順特鋼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的情形。對撫順特鋼在上述定期報告中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的違法行為,趙明遠作為時任董事長,知悉并組織、策劃、決策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董事作為時任董事長,知悉并決策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孫啟作為時任董事長和總經理,知悉并決策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單志強作為時任總經理,知悉并組織、策劃、決策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張曉軍作為時任總經理知悉并決策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王勇作為時任財務總監,參與、組織、策劃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姜臣寶作為時任財務總監、董事,知悉并參與財務欺詐行為,未盡勤勉盡責義務。上述人員任職期間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確認,是撫順特鋼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撫順特鋼時任董事徐德祥、趙彥志、李延喜、高巖、周建平、姚殿禮、劉偉、樸文浩、張鵬、邵福群、王朝義、高炳巖、董學東、魏守忠、張玉春、張洪坤、伊成貴、邵萬軍、劉彥文、張悅、武春友、時任監事張力、唐麗、國長虹、李剛、趙明銳、單永利、王紅剛、時任副總經理趙振江、徐慶祥、李茂黨、副總經理劉振天、鄂成松、孫立國、崔鴻、董事會秘書孔德生、總法律顧問趙光晨在任職期間在涉案定期報告上簽字,上述簽字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保證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但其未按照勤勉盡責要求對相關信息披露事項履行確認、審核職責,是撫順特鋼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權日純組織各部門人員配合完成財務欺詐操作,是撫順特鋼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國長虹在申辯材料及聽證過程中提出:第一,其對撫順特鋼涉案的財務欺詐行為不知情,未參與,且缺乏了解企業生產經營、調查財務狀況的必要手段;第二,撫順特鋼在召開監事會并將2010年年度報告披露后,才要求其在2010年年度報告上補簽字,其以未參加會議、不知悉年報內容為由提出棄權請求,此后根據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等資料,確未發現上述年報有不妥之處,最終服從其他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意見,在2010年年度報告上補簽;第三,其曾對關聯交易問題提出異議;第四,其簽署的2010年年度報告所涉造假金額小,不易發現,且違法情節較輕,社會危害小。綜上,國長虹請求免于處罰。趙光晨在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其并非公司章程規定的高級管理人員;第二,其雖在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上簽字,實際上其因身患重病,并未參與公司經營管理,也不了解公司財務狀況和年報披露的財務數據;第三,其并不負責財務和信息披露相關工作,不知悉涉案違法事實;第四,事先告知書認定撫順特鋼2010年至2017年累計虛增利潤19.02億元與事實不符。綜上,趙光晨請求從輕處罰。

邵萬軍在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其為加拿大國籍,作為外國專家,任職期間勤勉謹慎,堅守合規底線;第二,其曾在一次會議上提交“撫順特鋼分析報告”,其中重點提到“減少與母公司之間債務往來”和“11億債務問題”,并提議解聘對撫順特鋼執行審計的審計機構;第三,其在撫順特鋼季報延遲公告后的董事會上主動提交書面辭職書;第四,其曾要求撫順特鋼幫助其提供上述報告、書面辭職書等書面資料,未獲回應。綜上,邵萬軍請求從輕處罰。

經復核,我會認為,對國長虹提出不予處罰的請求不予采納,對其申辯意見的部分內容予以采納,理由如下:第一,國長虹作為時任撫順特鋼監事,有責任保證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其任職期間未在法定披露時限內對撫順特鋼2010年年度報告謹慎審核即簽字確認,且未提出其它證據充分證明其已勤勉盡責;第二,其對涉案違法事實不知情等申辯意見不構成免責理由;第三,其對2011年關聯交易提出異議的相關事實與本案違法事實無關;第四,撫順特鋼2010年虛增存貨金額、虛減成本導致2010年年度報告將虧損披露為盈利,故其所稱違法行為輕、社會危害小與事實不符。綜上,我會依法認定國長虹的涉案行為構成未勤勉盡責,不應免除其行政責任,同時綜合考慮其履職情況、參與程度和簽字時的客觀事實,對其處罰幅度作適當調整。

對趙光晨提出關于其在違法行為中參與程度較低的申辯意見予以采納,對其他申辯意見不予采納,理由如下:第一,我會依照詢問筆錄、會計憑證、原始憑證、撫順特鋼各系統數據等多方面證據認定撫順特鋼涉案年度虛增、虛減的財務數據準確,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且趙光晨未提出有效證據證明我會認定的撫順特鋼涉案年度虛增、虛減的財務數據不準確;第二,趙光晨作為撫順特鋼總法律顧問,雖因身體原因參與度較低,但不屬于法定免予處罰的情形,且其實際履行高級管理人員的職責,在任職期間未充分了解、核查涉案年度報告中的相關事項即在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上簽字確認,未提出其他證據充分證明其已勤勉盡責。綜上,我會依法認定趙光晨構成未勤勉盡責,同時綜合考慮其違法事實、情節及因身體原因對違法行為的參與程度,對其處罰幅度作適當調整。

對邵萬軍提出的申辯意見不予采納,理由如下:第一,邵萬軍作為時任獨立董事,有責任保證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其任職期間未對撫順特鋼財務狀況作充分核查即在2013年、2014年、2016年年度報告及2017年第三季度報告上簽字確認,且未提出其它證據充分證明其已勤勉盡責;第二,其在“撫順特鋼分析報告”中提到“減少與母公司之間債務往來”和“11億債務問題”及解聘審計機構等事項與本案違法事實無關。綜上我會對邵萬軍的申辯意見不予采納。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我會決定:

一、對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的罰款;

二、對趙明遠、單志強、董事、孫啟、張曉軍、王勇、姜臣寶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的罰款;

三、對邵福群、王朝義、高炳巖、董學東、魏守忠、張玉春、趙明銳、孔德生、鄂成松、劉振天、孫立國、崔鴻、單永利、王紅剛、張洪坤、徐德祥、周建平、劉偉、樸文浩、張力、唐麗、李剛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10萬元罰款;

四、對徐慶祥、趙振江、張鵬、李茂黨、伊成貴、邵萬軍、劉彥文、張悅、武春友、趙彥志、李延喜、高巖、姚殿禮、趙光晨、權日純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五、對國長虹給予警告,并處以3萬元罰款。

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同時,撫順特鋼自2010年至2017年連續多年存在信息披露有虛假記載的違法行為,其違法行為具有連續性、一貫性,且持續時間長,手段特別惡劣,涉案數額特別巨大,嚴重擾亂市場秩序并造成嚴重社會影響,致使投資者利益遭受特別嚴重的損害。當事人趙明遠作為時任董事長,嚴重未勤勉盡責;單志強、董事、孫啟、張曉軍作為時任董事長、時任總經理,知悉并參與指導上述違法行為,違法情節特別嚴重;王勇、姜臣寶作為時任財務總監,知悉并組織實施上述行為,違法情節較為嚴重。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和《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33號)第三條第一項、第四條、第五條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我會決定:對趙明遠、單志強分別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王勇采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自我會宣布決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和《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115號)第三條第一項、第四條、第五條第三項、第四項、第七項規定,我會決定:對董事、孫啟、張曉軍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姜臣寶采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自我會宣布決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當事人如果對本市場禁入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以上為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及《市場禁入決定書》的主要內容。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體為《中國證券報》、《上海證券報》及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有關公司信息均以在上述指定媒體刊登的信息為準。敬請廣大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會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上一篇:撫順特鋼虛增利潤19億連續造假近8年,投資者可準備索賠了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查